• 本站5万IP 50万PV 目前稳步增长中 优质广告位出横幅包月 内容不限 联盟勿扰 位置有限 先到先得 有意可详谈 QQ:120405813
您的位置:

首页  »  性奴虐待  »  淫乱医师娘

分享到: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
淫乱医师娘

      

「求求你們,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……」美伶面對五個不懷善意的男人苦苦哀求,但是似乎得不到任何善意的回應。

「不論怎樣我們一定要提出告訴,不讓你的老公坐牢,我們是不會罷休的!」

美伶的老公石川經營品川醫院已經有十年了,在當地有著不錯的聲譽。一星期前石川出了一件嚴重的醫療失誤,導致一個女病人因而死亡,家屬悲痛不已,決定提出告訴。

據律師的研判,此次石川難逃其疚,一定得坐上幾年牢。石川懦弱的個性這時完全顯現出來。自己反而不敢面對家屬,於是派他美麗的妻子與家屬談判,儘管美伶提出了許多優厚的金錢補償,但是家屬一直不肯接受,執意要讓石川坐牢。

這天,美伶只身前往家屬家中,面對五個男人,可是依然無法取得不要告訴的協議。

「求求你們,不論什麼條件我都可以答應……」美伶苦苦哀求著,美麗的臉孔即使有著無奈的哀愁依然好看。

「真的什麼條件都可以嗎?」五個男人中,有人開口了,那是中村!粗壯的身體,濃眉下的末方臉讓人覺得有些壓迫感的害怕。

中村走到美伶身後,「那麼,就用太太的身體來賠罪吧!……」

中村從背後雙手抓住美伶的豐滿突出的雙乳,開始用力的揉搓著。

美伶掙扎著企圖撥開中村有力的雙手。「請你住手,我不是那種隨便的女人!」

中村不理會美伶的掙扎,一面開始解開美伶上衣的第一個扣子,一面在美伶的耳邊說:「太太,你要想清楚,如果我們提出告訴,你老公一定要坐牢,那你什麼都沒了。如果讓我們玩一玩,一切問題都好解決,而你老公什麼也不會知道……」

美伶聽了中村的話,知道事實的結果也將如此,便低著頭,停止了掙扎。中村將美伶的衣扣一個個的逐漸解開,白色的上衣自肩上滑落,露出美伶豐滿雪白的胸部,而白色蕾絲的胸罩撐托著美麗雪白的深溝,馬上吸引了所有男人的目光。

中村一面將手伸入美伶的乳溝,用手指夾住乳頭,揉搓著她柔軟彈性的乳房,一面向其餘的男人說:「與其讓醫生去坐牢,還不如我們幹他的太太更能消除我們心中的怨恨……」中村在眾人之間似乎居於領導地位,而且男人們眼中已出現火熱的淫慾,所以沒有人提出反對,而大家都不由的圍向了美伶。

中村一把便將美伶的乳罩扯了下來。翹圓且富有彈性的乳房,脫開束縛好像迫不及待地彈跳出來,不停在空氣中顫動而高挺著。粉紅小巧的乳頭,因中村的一陣撫摸,已經因刺激而站立挺起。美麗而微紅的乳暈,襯托著乳頭,令人垂涎欲咬上一口。

「啊!真是上帝的傑作……」男人們忍不住的讚歎。

美伶雙手遮著怎樣也遮不住的豐乳,但是仍然擋不住男人們侵犯的雙手。美麗的乳房不斷的被揉搓抓捏著,在椅子上不停扭動著身體的美伶,無法掙脫緊緊抓住乳房的手指,頭一次有那麼多只手在身上爭著遊走,卻有一絲異樣感覺襲上心頭。

「太太,請你自己把剩下的衣服脫下吧!」

美伶哀傷的遲疑了一下,但也知道事情已經無法挽回。便自椅子站了起來,在男人的面前解開裙扣。白色的裙子自雪白修長的大腿滑落腳下,白色半透明的小蕾絲內褲,包著隱隱若現的黑色神秘地帶。美伶已經近乎全裸的站在男人面前。

「太太真是美麗,連內褲都穿這種高級貨色。那像我們這些下人,隨便穿穿而已……」不平的心理,更激發男人們征服凌辱美伶的心。

「我來幫太太吧!」男人中有一個已經按捺不住,走過去一下子將美伶的內褲拉至腳下。

「啊……」全身失去最後屏障的美伶,身體起了一陣輕顫,用手拚命想去遮掩怎樣也遮不住的春色。

一絲不掛站著的美伶,此時在五個男人的視姦下,雪白的肌膚上似乎沾染了羞恥,全身散發出一種妖媚的氣息。

「好美的肉體,太太你穿著衣服太可惜了,像這樣全裸不是很好嗎!」中村從背後將美伶環抱著,使得美伶無法動彈,同時開始愛撫美伶的雙乳。

「啊……」美伶對於自己全裸的身體,全部被陌生男子盡情覽,從心中升起羞恥感。

啊……裸露的胸部、騷穴的恥毛,全部被看見了……。

雖然她閉上雙眼,但她仍清楚地感受到男人們向她成熟肉體投以的飢渴目光。

「先給大家看一下太太的神秘地帶好了……」中村陰險的裂嘴笑一下,將美伶抱至桌上,他從背後抱住美伶,雙手抓住雙腳,讓她採取脫衣舞張開大腿的動作。

「不要!不要……」美伶拚命的想夾緊雙腿,可是一旦打開以後,就更無法勝過中村的力量:在大致完全開放的大腿根,美麗的花瓣張開嘴,發出淫邪的光澤,豐盛的陰毛迷人豐丘上,粉紅的陰蒂驕傲的挺立在男人面前。

「真美,太太的下面也是這樣的漂亮……」

「啊……我在做什麼事情啊……向這麼多男人面前暴露出女人的神秘……」美伶產生強烈的羞辱感,美麗的臉頰染成紅色,雪白的牙齒咬緊雙唇。

「不要看……不要……不要!」美伶還性虐小说:txt303.com410;自羞恥的心情恢復過來,中村的手指已伸向完全綻放的花瓣。

「你要做什麼?」

「讓大家看到更深處的地方吧……」中村把手指放在花瓣上,向左右分開成V字型。

「啊……不要……!」美伶想用力夾緊大腿,可是敵不過中村的力量,中村的手指任意地侵略柔軟的淫肉,把充血勃起的陰核剝開,輕輕的在陰核上揉搓,中村的另一隻手也自美伶背後攻擊美伶的乳房,手指夾住因刺激而突出的乳頭,整個手掌壓在半球型豐滿的乳房上旋轉撫摸著。

突然在許多男人面前受到這種刺激,美伶覺得大腦麻痺,同時全身火熱,有如在夢中,雖然羞辱,但也感覺出全身都產生淡淡的甜美感,而自下體更傳來陣陣湧出的快感及肉慾。

「我是怎麼了?……」美伶覺得快被擊倒了。中村的蹂躪使得美伶的身體開始上下的扭動起來,另一邊雪白的乳房隨著動作上下的波動著,美麗的花瓣開始流出濕潤的蜜汁。

「太太的身體竟是這麼棒,一點刺激就有這麼好的反應,我們一定會好好疼惜的……」在旁邊觀看的男人已經開始按捺不住,有的開始撫摸美伶的肉體,有的已經開始脫下衣服。

「現在開始我們的春宮秀吧,由我先來,等一下看誰的姿勢和方法最好……」

中村將美伶放倒在桌上,將美伶的屁股拉到桌邊,雙手抓住雙腳,讓美伶直直的向上撐開一百八十度。因刺激而紅潤的陰戶完全的暴露在中村面前。

「就讓太太嘗一嘗你先生不曾給你的滋味吧……」中村露出淫邪的笑容,用手握住肉棒,頂在花瓣上。

「啊!不要!」美伶想逃避,可是中村用力向前挺進,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。

「哦!」疼痛使美伶哼一聲咬緊了牙關,簡直像巨大木塞強迫打入雙腿之間。

「太大了嗎?不過馬上就會習慣的。」鋼鐵般的肉棒,在縮緊的肉洞裡來回衝刺。大腿之間充滿壓迫感,那種感覺直逼喉頭。

美伶開始不規則地呼吸著,巨大的肉棒碰到子宮上,強烈的刺激自下腹部一波波湧來,美伶吃驚的發現,從子宮裡湧出的快感竟使自己產生莫名的性慾,自己也不敢相信會有這樣強烈的快感。美伶本能地感到恐懼,但是中村的肉柱不斷的抽插著,已經使美伶腦海逐漸麻痺,一片空白的思維裡,只能本能地接納男人的肉棒。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,美伶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。

「唔……呀……」每當深深插入時,美伶就發出淫蕩的哼叫聲,皺起美麗的眉頭,每一次的插入,都使美伶前後左右扭動雪白的屁股,而豐滿雪白的雙乳,也隨著抽插的動作不停地上下波動著。美伶淫蕩的反應更激發起中村虐待的心理,中村爬上桌上,將美伶的雙腳高舉過頭,做更深入的插入,肉棒再次開始猛烈抽插,尖端不停地碰到子宮壁上,使美伶覺得幾乎要達到內臟,但也帶著莫大的充實感,美伶的眼睛裡不斷有淫慾的火花冒出,全身都有觸電的感覺,中村更不停地揉搓著美伶早已變硬的乳頭和富有彈性的豐乳。

美伶幾乎要失去知覺,張開嘴,下頜微微顫抖,不停地發出淫蕩的呻吟聲。

「啊,不行了,我不行了……」美伶全身僵直的挺了起來,那是高潮來時的征兆,粉紅的臉孔朝後仰起,沾滿汗水的乳房不停地抖動著。這時,中村也達到了高潮,大量的精液不斷射入美伶的體內。中村拔出沾榷汁的肉棒時,美伶軟綿綿的倒在桌上。但身體似乎尚有著強烈的餘韻,全身仍然微微顫抖著。

「太太似乎很享受,但是我們還沒被服務呢!……」在旁觀賞春宮秀,而色慾已被激引致最高點男人,早已按捺不住,毫無憐惜的將尚未自激烈性交後恢復的美伶,自桌上拉至地板,讓美伶四肢著地,採取像狗一樣的姿勢。

剛交媾完的大陰唇已經充血通紅,和雪白的大腿形成強烈對比,圍繞紅腫陰唇的黑毛,沾滿了流出的蜜汁和男人的精液,因姿勢的改變,白濁的精液逐漸湧出,流過會陰滴在地上,美伶尚在微微地喘著氣,一枝粗黑、帶點異味的肉柱已經舉在眼前。

「太太的嘴尚未被憐惜過呢,請用嘴巴讓我的寶貝也興奮吧!」

「我從沒做過這個……」

「太太實在太可憐了,你那先生大概什麼技巧都不會,今天我們來讓太太享受各種技巧吧……」

「那麼就放進嘴裡吧!要用舌頭舔,輕輕的吸……」粗黑的肉柱頂向緊閉如花瓣的嘴唇,美伶不得不張開嘴巴,將肉柱含了下去。

「唔……唔……」堅硬的肉棒插入到喉嚨深處,立刻引起嘔吐感,美伶的橫隔膜激烈震動。

「你的手要動,用舌尖舔龜頭!」美伶的手指在青筋暴露的肉棒上開始活動,從龜頭的開口流出表示性感的透明液體,MG电子游戏→打破大银行,点击进入美伶伸出舌尖舔著。

「唔……」男人忍不住發出哼聲,血液在勃起的海棉體猛烈沸騰。

「性感地搖動你那漂亮的乳房給我看。」

「啊……」美伶口裡含著肉棒,就這樣使身體上下擺動,黑髮飛舞,美麗的乳房淫蕩地搖動。

「嘿嘿嘿!這種樣子很好看。」美伶這時腦海已經混亂空白,原有的羞恥心已經不見,突而其來的這些激烈變化,使得美伶只好以原始的肉慾,去追求男人給予的刺激。

「我來給太太雙重的服務……」另一個矮胖的男人走到美伶身後,用手撫摸充榷汁的陰戶,才剛高潮過的陰部變得十分敏感,男人用手指揉搓著陰核,並自身後用力地抓捏著下垂的豐滿乳房,肥胖的身體更靠在美伶的背上以及彈性的豐滿臀部,不斷抖動的舌頭更自美伶背部一直舔過臀部至敏感的陰部,在美伶陰核上不斷地吸舔著。嘴裡塞滿肉柱,而下體又遭受如此敏感的刺激,美伶身體開始不停地扭動起來,嘴裡也不斷地發出甜蜜淫蕩的呻吟聲。

「嘿嘿嘿!太太又想要了!把屁股抬高一點。」男人雙手向上用力,使得成熟的屁股高高挺起。「太太,請你說:請插進來吧……」

「插吧……請插進來吧……」美伶說完,強烈的羞恥感使她不由得扭動身體。

「沒有聽清楚,再說一次,但這一次要一面說,一面擺動屁股。」

「請……請插入吧……」聲音顫抖,說完咬住下唇,慢慢扭動屁股。

「嘿嘿嘿……」男人露出淫邪的笑容,用手握住肉棒,頂在花瓣上,美伶想逃避,可是前面被從嘴裡插入的肉柱,正不斷的搓插蹂躪著。

「啊……」男人的肉柱向前挺進,巨大的龜頭推開柔軟的肉門進入裡面,剛性交後充榷汁的陰道,變得十分滑潤敏感,肉柱一下子就抵到最深處。

「啊……」突然的刺激使美伶的身體不由得緊縮,男人不理會美伶的樣子,馬上用猛烈的速度作上下抽動,火熱的肉洞裡被激烈的刺激著,又開始美妙的蠕動,肉洞裡的嫩肉開始纏繞肉棒。

「我是怎麼了……?」居然在這種被近乎強暴的性交裡也會有反應。

男人從身後抓住豐滿的乳房,手指陷入有彈性的肉裡帶點凌虐地搓捏著,而插入後的肉棒不停改變著角度而旋轉著,激痛伴著情慾不斷地自子宮傳了上來,美伶全身幾乎融化,吞下肉棒的下腹部一波波湧出震撼的快感,而淫水也不停地溢出。

這時在前面插入嘴裡的肉柱,在不停瘋狂的抽插後已達高潮,肉棒在美伶的嘴裡連連跳動著,射出黏黏的精液。

「喝下去,不準吐出來!」聽到嚴厲的聲音,美伶像夢遊病患一樣,把有腥味的白色液體吞了下去。

「放在嘴裡好好舔吧!」美伶的臉頰更紅潤,把紅唇送上去,在尚冒出男人精液的肉棒上舔著。

而後面的男人還在不顧一切地繼續抽插著,受到猛烈的衝擊,美伶連續幾次達到絕頂高潮,最後快陷入半昏迷狀態時,男人的精液又放射至她的體內。當男人的身體離開她後,她便倒在地上不斷的喘氣著。

「還沒結束呢……太太,請你站起來!」美伶勉強站起來,雙腿間男人留下的精液沿著雪白的大腿滴下去。

另一個男人把美伶拉到沙發旁,用力抬起她的左腿。

「啊……」美伶站立不穩,雙手在背後抓緊沙發背。

「來了……」男人把美伶修長的雙腿分開,在已經受到殘忍凌辱的陰戶,又來一次猛烈衝擊。

「啊……」男人用力抽插著,美伶這時下體有著非常敏感的反應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」美伶冒出甜美的哼聲,雙乳隨著男人的動作擺動。

中村和其他男人帶著淫笑在一旁觀看,好像是強姦秀。

「嘿嘿嘿!」男人用全力衝刺。美伶仰起頭只能用腳尖站立。

這時候,男人雙手抓住美伶的雙臀,就這樣把美伶的身體抬起來,美伶感到自己像飄在空中,只好抱緊男人的脖子,並且用雙腳夾住男人的腰。

男人挺起肚子,在地板上漫步,走兩、三步就停下來,上下跳動地做著抽婿動,然後又再開始漫步。這時候,巨大的肉棒更深入,幾乎要進入子宮口裡,無比強烈的壓迫感,使美伶半張開嘴,仰起頭露出雪白的脖子,因為高潮的波浪連續不斷,呼吸感到很困難,雪白豐滿的雙乳隨著抽插的動作,不斷的起伏顫動著。抱著美伶大概走了五分鐘後,男人把美伶放在地上仰臥,開始做最後衝刺,他抓住美伶的雙腳,拉開一百八十度,肉棒連續抽插,從美伶的陰戶擠出兩個男人的精液流到地上,癡呆的美伶,好像還有力量回應男人的攻擊,挺高胸部,扭動雪白的屁股。

「哦……這位太太,還在夾緊呢!」男人陶醉地閉上眼睛,發動連續的猛烈攻勢。

「唔……啊……我完了……」美伶發出不知是哭泣還是喘氣的聲音,配合男人肉棒的抽插,旋轉妖美的屁股。

「啊……哦……」肉穴裡的黏膜,包圍著肉棒,用力向裡吸引。

男人發出大吼聲,開始猛烈噴射,美伶的子宮口感受到有精液噴射時,立刻達到高潮的頂點,呼吸的力量都沒了,有如臨終前的恍惚。男人拔出萎縮的凶器,美伶的眉頭連動也無力動一下,雪白的肉體癱瘓在地上。

但是男人並未如此就滿足了,整個下午,男人都不停的輪流攻擊著美伶,每個人至少姦淫了美伶兩次以上。長達3-4小時的馬拉松式性交,美伶早已一片空白,任男人用各種不同的姿勢和方法去滿足獸慾。

當姦淫結束時,美伶癱在地上許久動也不動,全身佈滿了汗水和男人精液,下體的陰戶早已紅腫疼痛,不斷地流出過多而容納不了的精液,雖然只剩胸部因呼吸而上下起伏著,全身其他地方酸痛而無法行動,但美伶感覺一種無法形容的美感不斷地融化著全身……。

姦淫事件過了一個禮拜,一切平靜,美伶逐漸回復了心情,過著平日的生活。這天醫院的小姐打電話通知,說有位中村先生的訪客時,美伶在慌亂中將中村帶到了醫院的會客室。一進會客室,中村反鎖了門,將美伶壓在門上,雙手抓住美伶的雙乳開始揉搓起來。

「太太的身體,真的是很難忘記……」

「請不要這樣,我們的協議已經結束了。」

「我是來談另一個交易的……」中村交給美伶一張照片,是張開雙腿,被男人壓著的全裸的美伶!

「你在享受時,我們給你照了許多照片和一捲錄影帶,如果不想讓這些照片出現在醫院,今天先讓我覺得舒服,也許我會先還給你幾張……」

「你們怎可以這樣不講信用!而且這是我先生的醫院,隨時會有人進來……」

「我就是故意選在你先生的醫院來玩你,這樣才夠刺激!太太,如果怕別人進來,那就趕快把衣服脫光吧!」

中村的雙手不停的在美伶的身上遊走著,美伶在照片出現時,便絕望的失去抵抗,在中村催促下,開始解開胸前的扣子,V字形的領口逐漸分開,純白的胸罩暴露在中村的眼前,從來做夢也沒有想到,會大白天在丈夫的醫院裡,在另一個男人面前脫衣而準備被姦淫。美伶的雙手不停地抖著,而衣服也一件件的掉落地上,終於全裸的身軀完全呈現在中村眼前。

中村將美伶推倒在會議室的沙發上,美麗的雙乳在空中顫動著,中村用嘴狂亂的吸吮著美伶的乳房,一手伸入美伶的兩腿之間,他的手掌貼在美伶的陰戶上,有節奏地壓迫著,他感到美伶的陰戶微微的吸附在手掌上,中村將兩腿打開,美伶的兩腳也跟著被撐開,而肉穴也隨之打開了。

中村的手指沿著裂縫,一根一根的沒入美伶的陰道裡,當中村的三根指頭完全沒入美伶濕熱的陰道時,他用留在外面的小指探美伶的肛門,而姆指撫弄著陰蒂。

「啊……嗯……」美伶從鼻子哼出聲音。

美伶想夾起雙腿,但是中村的膝蓋在撐著,使她無法如願。三根指頭在美伶的內部擴張著,空閒的另一手在美伶身上遊蕩著,因為害怕被人發現的恐懼,加上來自肉體上的刺激,美伶反而更快的感到一種奇異的高潮激情,美伶開始哼出一些淫蕩的呻吟聲,但是想到身在醫院,美伶拚命的忍耐不要叫出聲音。看著美伶拿手捂住嘴,拚命的忍耐聲音,中村反而感到興奮,像故意折磨她似的,不斷刺激著美伶的下體,美伶不停地搖著潮紅的頭,美麗的臉快要哭泣,露出哀求的眼光看中村,中村看到絕世的裸女這樣向他哀求,覺得非常有趣,雙手更加不停地在美伶的身上肆虐著。

「嗯……噯……喔……」美伶終於忍耐不住低聲的叫著。

中村的手指清楚的感覺到,美伶的陰道愈來愈滑潤,他拔出手指,上面附滿著美伶透明、黏滑的愛液,手指好像泡了太久的水般,看起來白白皺皺的,中村拿起手指到鼻子邊,鼻腔聞著美伶的愛液的味道,中村把手指伸到美伶的嘴邊,讓美伶張口含住,用舌頭舔食自己的愛液。

中村把美伶放下來,讓美伶背對自己趴在沙發上,美麗渾圓的屁股高高翹起,粉紅而被刺激的陰戶已經開始流出蜜汁,中村脫了衣服,陽具高昂舉著,龜頭自後面頂住美伶的陰戶,美麗的花瓣輕易的就張開迎接,中村的陰莖順勢就滑進了美伶濕熱的陰道。

「啊……」美伶低聲地叫著,中村的雙手繞到前面,用力抓著美伶的乳房,中村配合節奏不斷地向前抽送著。

「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」美伶也隨著發出短促的歡吟,逐漸忽視身處醫院的危機,隨著抽插速度的加快,美伶下體的快感也跟著迅速膨脹,加上全是汗水的乳房,不停的被中村從背後揉搓著,美伶全身僵硬的向後挺起。中村從肉棒感受到肉洞達到高潮的連續痙攣,這時才將精液射入美伶的身體裡。

中村穿好衣服時,美伶猶自赤裸的捲縮在沙發上,雙腿之間流著透明閃閃發光的精液。

性交後的激情和回到被中村脅迫的現實交錯混淆,美伶在沙發上一片空白的發呆著,中村丟了兩張照片在美伶身上,並將美伶的內褲奶罩放入口袋。

「先給你兩張照片,其餘的等我電話通知,你可以起來穿衣服了,不然真有人要進來了。」中村留下逐漸回復的美伶,離開了會議室。

三天後,美伶接到中村的電話,要美伶身上穿著性感的衣服,而且不可以穿上所有的內衣,包括乳罩和三角褲,去到一家指定的餐廳。

美伶穿著一件紅色緊身洋裝,豐滿隆起的胸前,呈現著美麗雪白的深溝,尖部突出兩個圓圓的乳頭,任何人都可以看出沒有帶乳罩,修長的美腿幾乎要露到大腿根,走路時就能看到妖艷的光景。忍受著路人不斷注視的眼光,美伶趕到了餐廳,中村早就到了,坐在角落背對著門口喝著飲料。

美伶走過去發現,這個位置真是這家餐廳裡最隱密的座位了,中村所坐的座位是一大片,且背對著所有人,如果真要想看清這裡的人在作什麼,還得要繞過來才行,而服務生只有你叫他們才會過來,如此一來,這個座位便與餐廳的其他人隔絕了。中村要美伶坐在對面,很快點了杯熱咖啡,匆匆打發了服務生。

中村:「把你的腿打開,我要檢查你有沒有穿內褲?」

美伶驚訝得瞪大眼睛看著中村:「求求你,這是公共場所……」

「你不肯的話,我就讓你的照片在大家的面前散發。」

--他真是一個卑鄙的男人!……美伶對自己的困境感到悲哀,猶豫一下後,美伶慢慢分開大腿,裙子因而撩起,露出大腿根,沒有穿內褲的陰部,可以看到濃密的黑森林,美伶受不了強烈的羞恥感,把分開三十度的腿又急忙夾緊。

「嘿!快一點!」受到中村的催促,美伶紅著臉又慢慢分開雙腿。

在分開四十度的雙腿之間,可以清楚的看到黑色的陰毛及豐盈的恥丘。

美伶就這樣低下頭,將雙腿分開成九十度,雪白的大腿輕輕地顫抖,在大腿根露出淫穢的肉縫,美伶的身體也在顫抖。

「你在這裡手淫吧!」中村說。

美伶以為自己聽錯了,露出疑惑的表情,抬頭看著中村。

「我不要!」

「你這樣子還敢拒絕,如果不聽我話,我就真的把肉棒在這裡給你插進去。」

美伶只好豁出去了,右手慢慢向大腿根伸去,低下美麗的腿,手指在陰唇上輕輕的撫摸著。

美伶看到中村的眼睛露出慾火,產生奇妙的興奮。

--奇怪,我怎麼會這樣?……美伶的手指自然地熱情起來,陰核從包皮中露出頭,彎曲的姆指輕輕搖動,立刻從背後產生甜美的快感。

「我是變態……」美伶用中指插入火熱的肉洞裡,真不敢相信,裡面是濕淋淋的,連續在肉壁上磨擦,屁股忍不住扭動。

聽到中村的呼吸開始急促,--好吧,想看就看吧,讓你看